关于推动我区社区治理创新的建议
撰写时间: 2019-04-12

区政协社会法制民族宗教委员会 ⠂ 民盟黄埔区基层委员会

农工党黄埔区基层委员会

     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关于“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广东“四个走在全国前列”和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加快推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在新型区域发展框架下的基层社区治理创新,构建和谐黄埔、幸福社区,区政协社法民宗委会同区政研室、区民盟、区农工党,组织相关单位和部分骨干委员赴成都、重庆等社区治理示范点实地调研,并结合我区实际,提出我区社区治理创新意见建议。

      一、我区社区治理面临的困难与挑战

对照贯彻党的十九大“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广东“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要求,我区在基层社区治理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差距,突出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社区职责模糊,行政化倾向严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各级各部门延伸到社区的事项有130多项,有的社区甚至达到200多项。工作延伸到社区后,相关部门做起了“甩手掌柜”,只管考核检查,缺少指导帮助,而社区任务繁重、疲于应付,严重影响了社区居民自治工作,一些民生实事问题,社区很难集中精力统筹协调和解决,间接造成社区专职人员脱离群众,不能及时收集社情民意。居民群众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不高,社区未能充分体现社会自治组织的自治地位和自治功能。政府一些部门职责缺位、功能缺失,由执行者变成“监督员”,社区则扮演“小政府”,成了基层政府各部门的执行单位。

     (二)社区资源配置不足,社区设置不合理。社区专职人员配备不足,根据省市相关文件精神,社区专职人员按常住人口每300户左右配备1人,目前我区基本上按500-700户配备1名社区专职人员。社区干部发展空间受限,按现行编制和干部选拔规定,社区主任、党总支(支部)书记已经成为社区干部的职务“天花板”,难以吸引和留住优秀的社区干部。社区办公服务用房严重不足,达不到社区公共服务办公场地的基本要求,不能满足社区管理服务需要,影响了社区职能的发挥。社区规模设置不合理,部分“村改居”社区规模偏大,影响了社区管理服务工作精细化落实,有的新建楼盘小区社区规模偏小,没有社区居委会覆盖。

     (三)工作信息系统过多,重复办公费时低效。目前,社区需要管理维护的各类工作系统达40多个,涉及10多个党政部门,但各个信息系统相互独立,不能数据共享、互联互通,在建立基础数据时需要重复录入,费时费力,效率低下。

     (四)社区服务模式尚未形成有特色的发展品牌。我区社区服务模式是“政府主导为主、社会资源为辅;居委办理业务、居委治理社区;有困难有需求找居委”的单一模式,与“构建社工为主导、居民为主体、社会组织为资源、社区服务无盲区”的社区共治模式还有较大差距,需要提高完善。社会组织培育不理想,社区服务管理社会化程度不高,没有真正形成社区、社会组织、社工“三社联动”。社区与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关系没有理顺,业主与物业企业缺乏平等协商机制,社区居委会对物业企业缺乏制约监督机制,关系难以理顺。

     (五)社区党组织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明显,组织力不强。部分社区党组织政治功能不突出,党的领导核心作用存在虚化、弱化、边缘化问题,对新形势下社区党的建设缺乏具体措施、具体抓手,找不准工作重点;党的思想引领、政治教育效果不明显;党组织活动形式内容单一、缺乏创新等等。

      二、对我区社区治理创新的意见建议

针对我区社区治理存在的主要问题,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建议重构我区社区治理创新路线图,重点在顶层设计、运行机制、优化资源配置、加强平台建设等方面,加速推动社区治理创新,创新治理思维、市场思维、服务思维、共建思维,形成“治理主体多元化、治理方式法治化、服务体系社会化、协商民主制度化、治理手段信息化、社区文化特色化”的社区治理格局。

     (一)科学谋划社区治理顶层设计。借鉴北京、成都、重庆等先进地区社区治理经验,重点考虑对街道和社区的职能职责定位、社区建设与服务的政策与奖罚等方面进行合理谋划。建立区社区创新治理协调工作平台及机制,统筹协调、稳妥推进基层社区治理创新工作。依法明确市、区、镇(街)三级社会服务管理事权。建立社区工作准入制度,制定镇(街)公共服务目录清单、村(居)委会依法协助行政事项清单,规范社区工作准入程序。明确政府各部门和社区的关系是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赋予街道对社区综合性事项统筹调度权,制定关于需要征求街道意见事项清单,重大事项需征求街道意见。

     (二)全面打造社区治理多元自治新模式。建立多元化社区管理和服务体系,加强居民代表大会、居委会、业主管理委员会、社区志愿者队伍等社区自治性组织建设,形成多元主体的社区治理机制。完善居委监督委员会工作机制,调动非户籍委员参与社区治理积极性,强化非户籍委员对非户籍常住居民的教育管理,引导非户籍人员积极参与社区建设、社区治理。全面深化城乡社区协商工作,加快新建楼盘社区组织建设,积极培育新建社区社会组织,以市场化社会化机制推动社区服务建设。调整整合社区,结合我区目前正在推进的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建设,高标准建立和完善包括相关居民服务项目的党群综合服务中心,将社区服务纳入建设内容,通过社区服务和购买社会工作机构及社会组织专业化服务,提升社区综合服务水平。

     (三)积极创建优势主导型“三社联动”机制。全面推进优势主导型“三社联动”工作机制,发挥专业社工参与社区治理专业优势,激发社区社会组织活力,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推动“社工+志愿者(义工)”发展模式,鼓励志愿者(义工)团队以公益志愿服务的形式参与社区治理。

     (四)协调畅通社区专职人员上升渠道。严格按省、市标准配强配齐社区专职人员,建立专职人员定期学习培训制度,加强社区专职人员教育管理,提高专职人员队伍的专业素质和能力水平。区属事业单位可定向招聘一定比例的社区专职人员,让社区专干个人发展有奔头、日常工作有干劲。

     (五)加快推进基层基础数据互联互通。建议指定专门部门牵头协调,加强基层基础信息数据整合,建立区级基础信息平台,实现基础数据统一采集、各个部门共享互通,逐步解决业务系统各自为政、基础数据重复录入问题,提高社区工作效率,加速推动“互联网+社区治理”水平的整体提升。

     (六)突出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按照新印发的《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要求,结合我区实际,全面加强社区党组织建设,强化党的领导。理顺党组织上下级关系,社区党组织受街道党工委领导,社区内经联社党组织受社区党组织领导;落实工作报告制度,建立社区内各类组织定期向社区党组织报告工作制度,社区内重大事项需先经社区党组织研究决定才可以进行集体决议;加强党员教育管理,尤其是人居分离流动党员、非户籍外来党员等,纳入组织管理,参加组织生活,充分发挥党群中心作用,组织多种形式、创新性、吸引人的组织活动;参照《农村党组织工作条例》规定,投放社区的公共服务资源,以社区党组织为渠道落实,确保社区有资源、有能力为居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