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政务专题 > 战疫情黄埔在行动 > 防控最新情况

机场转运:跑趟任务“衣服拧出水”

信息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12-01 浏览量:-
字体大小:

  长时间穿着防护服 几小时内不能喝水进食上厕所

  国外航班落地广州后,旅客如何转运?入境旅客下飞机后,先统一集中分组进行核酸检测,然后在白云机场T2东客运站集合,再分组搭乘转运大巴抵达各区隔离酒店进行隔离。

  看似简单的转运工作,不仅需要市交通运输部门工作人员24小时全天候值班保障转运车辆准时到位,更需转运驾驶员身着防护服候车几个小时。

   机场转运驾驶员:完成一趟任务立即返回待命

  “一开始也有担忧,但穿好防护服、做好防护举措就没有问题。”广州第二公共汽车客运旅包事业部机场转运车辆驾驶员付金波告诉记者。付金波2月起承担市区内的转运工作,3月至今来到机场转运入境旅客。

  

  付金波跑一趟任务要好几个小时,其间穿着防护服,不能喝水进食上厕所。

  上午有转运任务时,付金波凌晨3时30分就要起床,6时到达机场后,便开始穿防护服。“防护服要完全封住,像袖子什么的都要用纸胶粘住,十分闷热,有的时候一趟任务下来衣服都能拧出水。”穿好防护服后,付金波将车辆开到东客运站的指定停车点。

  入境旅客上车后,付金波驾驶转运车辆抵达车程半小时的白云区的某隔离酒店,等到车上旅客一个个进行检测、再一个个完成登记,逐个下车后,付金波便驾驶车辆去往消毒点,经过大约半小时的消毒后,这一天的第一趟转运任务才真正完成。

  此时,时针指到11时,付金波会将车开回机场等待下一趟转运任务。“最近航班没那么密集,有时间可以休息。”付金波告诉记者,前些天接载入境旅客到增城某隔离酒店后,回到机场大约只有10分钟的晚饭时间。

  长时间穿着防护服、其间不能喝水进食上厕所,转运工作一趟就好几个小时,有的时候碰上有不太配合的旅客,工作人员要多花一点时间进行协调,结束任务后早已经过了饭点,饭菜冰凉。

  “我在候车点等过两三个小时。”付金波说,虽然工作辛苦,但既然承担了这份工作就要做好,不仅要让别人满意更要让自己满意。“有的时候,一些入境旅客会用生硬的中文和我们说‘谢谢’,心里也是挺温暖的。”

  机场转运调度人员:晚班基本没有休息时间

  这边入境旅客上车,另一边工作也在继续。广州市交通管理总站的工作人员在机场大楼办公室内盯着实时监控屏幕,一刻也不松懈。“我们会根据前一天了解的航班情况,安排转运车辆,并根据监控情况进行及时调度协调,还要监督司机驾驶行为,保证安全驾驶。”广州市交通管理总站客运管理科刘志国告诉记者。

  因大型活动交通保障工作经验丰富,刘志国4月自愿坚守在机场转运前线,直到9月中旬才回到日常工作岗位。

  刘志国表示,机场转运工作需要24小时有人值守,保证“车等人”而不是“人等车”,一天两个班次轮换,但因为国外航班的特殊性,上晚班基本没什么休息时间。

  “如果车不够,就要立即补充车。”刘志国告诉记者,这其中,最难的还是处理各种突发情况。有的时候,遇到不太配合的入境旅客迟迟不肯上车,刘志国只得协调轮换司机,“司机穿上防护服后不能喝水上厕所,时间太长肯定受不了。”有一次,一趟转运任务从前一天晚上10时左右开始,一直等到第二天的10时,足足换了4拨司机。

  今年10月1日,又恰逢中秋佳节,刚从机场返回日常岗位不到半个月的刘志国在这一天又回到了机场办公室进行转运调度工作,“同事有事,我就帮忙顶一下。”

  虽然是团聚的日子,刘志国依然坚守在机场一线,“都习惯了,身为交通工作者,节假日是最忙碌的,团圆饭只能第二天补了。”他说。




附件: